您現在的位置是:南寧安東資訊網 > 城市

口述好大好硬滿滿的,大J巴民工好猛

南寧安東資訊網2019-11-08 09:35 998 人圍觀
正文

她的小手已經在我身上游離了起來,不大一會就摸到了我的命根子,隔著單薄的褲子,輕輕地撫摸了起來,似乎感覺到它的變化了,白茹也興奮了起來。


“羞什么?你不是一直都想和我做嗎?”白茹媚眼如絲的說。


我身子一緊,趕緊閉上眼睛,搖頭道:“沒,沒有,我沒那么想過。”


“沒有?那你之前為什么偷看我自衛?你以為我不知道嗎?”


話音一落,白茹的小手竟然伸進了我的褲子里,她游離著,摸索到了羞澀的小兄弟,繼而技術嫻熟的把玩了起來。


“啊,不行,嫂子……”我渾身燥熱,仿佛要燒著了一樣。


可是一想到他是我嫂子,下一秒我就清醒了過來,要是真和她繼續下去,那我可就成了大逆不道的畜生了!


想到這兒,我趕緊推開了她,撒丫子就逃出了她的房間,到門口喘了幾口大氣,才發現衣服早就被脫了,就連褲子都被脫掉了一半兒,內褲里鼓出來的龐然大物,看著都嚇人。


說真的,我跟“它”認識了這么多年,都沒見到它如此威風的樣子。


由此可見,白茹表嫂把我給刺激成了什么地步,我能清醒過來,簡直就是個奇跡。


回到房間,我蒙頭大睡,腦子里一個勁兒的數數,根本不敢去回憶剛才的畫面,可另一邊也在擔心,白茹到底受了什么刺激,平常她可從來沒這樣過。


次日清晨,我迷糊的起了床,見內褲里又是一片狼藉,拿去衛生間洗,就發現白茹已經醒了,正在廚房做早餐呢。


想起昨晚的激情,我很是尷尬,本想著趕緊走人避開她,誰知白茹卻主動叫住了我。


“回來,吃完早餐再走。”白茹的聲音一如既往的冷漠。


我腳步一頓,臉都紅到了脖子根兒,還以為她會質問我昨晚她酒后亂性的事情。


可好半天后她都沒說話,我偷偷往廚房瞄了一眼,還正巧看見她彎腰去拿碗筷,睡裙下露出了一片雪白的屁股,簡直誘惑無限。


一大清早,家里的氣氛就壓抑至極,我吃過早餐后就急匆匆地去上學,讓我意外的是,白茹從頭到尾都沒有說昨晚的事。


這種情況一般只有兩種可能,一,昨晚她喝斷片兒了,壓根什么都不記得。二,白茹什么都知道,只不過羞于跟我開口。


天殺的表哥,你倒是人走了一身輕,這臭屎盆子全都扣我身上了。


說曹操曹操到,剛這么想著,表哥就給我發了條短信過來,我拿起一看,上面寫著:小楚,我和你嫂子鬧了點別扭,你這幾天最好暫時回避一下,有時間就找找房子吧。


我心里“咯噔”一下,胸口悶的像是被人打了一拳。


這番話的意思哪里是讓我回避,分明就是對我下了逐客令啊!


難道表哥昨天一早聽到了我和表嫂的對話?不像啊,如果真是那樣,以表哥的暴脾氣絕對會當場揍我一頓。


又或許是他們兩口子鬧離婚了?


我想不通,但不管怎么說,這消息都猶如晴天霹靂一般,給我來了個措手不及。


拋開房租不說,生活費就夠我喝一壺的,父母這個期間都在打拼,能給我拿的錢不會很多,我稍微任性一下,估計就得餓上幾天的肚子。


這么一想,我突然覺得表嫂家跟天堂一樣,至少我不用為了生活費而擔心。


情急之下,我就給表哥打了個電話,可對方卻是關機狀態,聽著里面的忙音,我心里別提有多難受了。


一路郁悶,到了學校后,看著周圍亂成一團的同學,我更是煩躁至極。


強忍了一個上午,午休的鈴聲一打響,我就奔著小樹林去了,找了個安靜的角落,坐下來思考人生。


就在這時,一道倩影出現在不遠處,一對雪白的大長腿晃眼至極,我一眼就注意到了她,心里還琢磨這是學校里的哪位大美人呢,瞧她左顧右盼的,好像是在找人。

上一篇:寶貝下面好緊給我吃,上課被同桌用震蛋折磨|小鳥

下一篇:美女被操_東北農村熟婦videos

7-club娱乐平台